药师经全文
药师经全文
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
主页/ 陈士东/ 文章正文

心性在何处?

导读:心性在何处?...

  心性在何处?

\

  陈士东

  慧可当年欲求正觉,为表示自己的诚意和决心,遂将左臂砍下来作为供养,求达摩祖师开示,问曰:“我心不安,乞师与安。”达摩曰:“安心,好啊。你把心交给我,我与你安。”慧可曰:“欲求自心,了不可得。”这是一桩久远的禅门公案。慧可断臂以求道,为的是什么?就是要知道心在何处。纵观《金刚经》全文,其核心亦不过是讲两个问题:一“云何降伏其心”,二“云何应住”。第一是怎么把妄念降伏,第二是心安住在何处。明心见性是修持者在修持时首要知道的问题,但心在何处?性又在何处?却是许多人所不知的。有人依慧可的这个公案说心本无,这是一种逃避现实的遁词,古云“莫谓无心便是道,无心犹隔一重关。”其实,心性是恒常不灭的。前一念灭,并非心灭,后一念生,并非心生,此即《心经》所说的“不增不减,不生不灭”之理。

  那么,心性究竟在何处,我们为什么见不到它呢?竺法护介绍的大乘方等诸经中,有关于“诸法本净”与“客尘所蔽”的思想,这一思想后来发展成“心性本净,客尘所蔽”的理论。有人云“心性本净,客尘所染”,其实蔽与染不同的。从神秀的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”偈子中可以看出,是“客尘”蔽住了明镜,而非被“客尘”所染。“客尘所蔽”是指“客尘”挡住了物体; “客尘所染”是“客尘”渗入到了物体内部,而使物体发生了变化。《度世品经》卷五:“一切诸法,本净自然,悉虚无实,为诸客尘之所沾污。”这里说的即是“客尘所染”。《大方等顶王经》指出:“自然之故,心本清净;权未即解,便有三毒、五阴、六衰,客尘所蔽。虽有是非,不污本净。”这里说的即是“客尘所蔽”。如若坚持认为“客尘所染”,那么人就须累劫方能修成,流于小乘的渐悟。“客尘所蔽”是说,即使在“客尘”遮掩的情况下,这个心也不会失掉其本有的清净性。我们为什么见不到心性?就是因为有“客尘所蔽”的原因。那么,我们就会得知修持为什么要明心见性了。明心即是使心明,见性即是使性现,明心见性即是使心明亮而使真性出现。明心见性用图来表示即为:

  图中的黑色物质即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业力(此业力包含极广,有烦恼、仇恨、嫉妒、细菌等等),白色物质便是自性所生出的辉光(亦包含极广,有光、气、能量等等之称)。平常人由于黑色物质过盛,平时又不断造作黑色物质,障住了自性与白色物质,使之不得外露。而经过修持的人,由于增强了自性能量,将大量的气储进自性内,经气化光而转化为白色物质,所以其身周围有一道圆满的光轮,有人称其为“佛光”。自性是什么?自性是很难描述的。强描述为“如黄衣,如白羊毛,如赤甲虫,如火焰,如白莲花,如电光突闪”(《大林间奥义》)。古云:“性靠悟,命靠传。”这不是一句推词,自性确是言语道断的物体,但明心见性又是修持的大目标是必须知道的。《普成经》云:“过去诸如来,皆为得见此自性而成佛,别无法可修,亦别无所得;现在及未来诸如来,亦为得见此自性而成佛,别无法可修,亦别无所得。” 可见,得见自性,是成就的唯一途径。为什么得见自性这么重要呢?六祖悟道时曾指出它的五大功用,“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不动摇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。”性在何处呢?邱长春《大丹直指》云:“性者天也,常潜于顶;命者地也,常潜于脐。顶者性根也,脐者命蒂也。”关于命的问题,道家的认识是极完备的,但道家变性却有不足,这也是千百年来道家人士命已就性未成的原因。头顶泥丸宫之所以被道家误认为性根,就是因为其中含藏第七末那识(潜意识或称下意识与无意识)之故,末那识虽含藏极大的功能,但它不是自性(可参考拙文《潜意识不是修持的目标》)。《性命圭旨》指出:“性者,神之始。神本于性,而性则未始神,神所由以灵。”元神,《玉清金笥青华秘文金宝内炼丹诀》中又称为元性。所以,末那识(潜意识)也不是元神(可参考拙文《论元神》)。《坛经》中指出:“何不从于自心顿现真如本性”。可知,自性是由自心中生出的。

  我们只要知道心在何处,就可以知道性在何处,因为心与性本是一体的。张楠先生言,心即是指“识神”,亦即思维、情绪、感受器官所产生的感受。此言误矣,识神不是心,它的主要部位也不在大脑前额。所以,张先生又误认先天脑功能叫做“性”。其实,张先生的这种说法来自于道家,道家认为性在头部。有的医家认为心即是心脏,并引《素问·痿论》:“心主身之血脉。”但这种说法亦被佛家所否,《弥陀要解》云:“信我现前一念之心,本非肉团,亦非缘影。竖无初后,横绝边涯。”《要解》说此心不是肉团心(心脏),一个人心脏坏了,可移植另一人心脏代替。现代科学可用塑料纤维同铝合金制成的心脏,人依旧可活命,可见心脏不是自己的心。缘影心即第六意识能攀缘的人,此心只是缘色、声、味、香、触五尘所生之影像,故名缘影心。成玄英疏《庄子·人间世》云:“心有知觉,犹起攀缘。”《金丹四百字序》也指出:“炼神者,炼元神,非心意思虑之神。”由此可见,张先生秉承道家,但亦未得道家真谛也。《首楞严经》中佛问阿难:“以何为心?”阿难答,佛方才问此心在内,在外,还是在中间等等,我用心来推寻。阿难认为,能推想寻思的心即是真心。佛立即斥责阿难:“咄!阿难,此非汝心。”什么才是自己的妙明真心呢?《大乘义章》卷一指出:“一切识总名为心。”而其中以第七末那识为妄心,第八阿赖耶识为真心,净心或第一义心。心本众多,而真心只一,于是立一心以为主,名心王。《大日经疏》云:“此心如幢旗,是修行导首,犹如种子是万德本。”那么,此心住何处呢?《大乘要道密集》指出:“于母胎中父精母血及与心识三种相融为一体,然后渐渐心识住于心间,父精住于顶上,母血住于脐下。”心识住于“心间”的位置就是膻中穴,西藏密宗认为膻中是人体的信息库,就是因为阿赖耶识(真心)住此故。佛教中亦有言第九识阿摩罗识之说,谓此识方为净心,其实此识不过是八识之净分(即净化部分或八识中种子全部净化后之结果。)

  《西游记》中的美猴王即表示真心,真心不觉亦不能成就,只有到了西天见到了佛(佛者觉也)后,才得了个金身正果,而心花怒放即觉也,即性现也。这里所云之“心”,亦只是由物质上确定心之存在性,并未言及性空之心,容待后文再行讨论也。最后,以佛教地二颂做为本文之尾声。

  一颂:

  心地含诸种,

  普雨悉皆生,

  顿悟华情已,

  菩提果自成。

  二颂:

  恰恰用心时,

  恰恰无心用,

  无心恰恰用,

  妙用恰恰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