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全文
药师经全文
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
主页/ 陈士东/ 文章正文

六字大明咒公案决疑

导读:...

六字大明咒公案决疑

\

  密宗有别于显宗之特色是重视身(身形)、口(持咒)、意(观想)三密,而其中持咒又显得很突出,以至于唐密又被称为真言宗,表示是以持咒为主要修持方式之一个宗派。藏传佛教虽偏重于意密,乃至无上瑜伽甚至有“无佛无神咒”之空性领悟,但初、中级别修法仍是不离开持咒法门的。藏传佛教有许多真言密咒,如文殊五字真言、百字明咒、无量寿佛咒、大威德心咒、降魔咒、除病咒、供养真言、绿度母咒、不动明王咒等等,多得几乎不可胜数,某师说有二三千条,我看远远不止这些,除了各种息、增、怀、诛等事业方面之咒语外,单指各种本尊心咒而言,就早已远远超出这个数字了,因为十方诸佛菩萨无量,而诸本尊皆有长咒、短咒.心咒、种子字等等,故其咒语也是无量的,何况往昔、现今密宗诸大德亦传有心咒。在不可胜数之咒语中,最为人所乐道,乃至汉地人亦普传之当数六字大明咒了,这有两方面因素,于藏地来说,是因视其地为观音之化土,据说在古代藏王托托日年赞之时,天上降下四宝,这是藏传佛教最早之传入,而其中之一就是刻有六字大明咒之舍利塔。名传中外汉藏之藏王松赞干布亦是观自在菩萨之化身,其所建之布达拉宫亦是由佛经中观自在道场之名普陀洛迦而来,后来,松赞干布化身之佛尊阿底峡大师写了一篇关于这一咒语之著作,使六字大明咒在雪域之重要性和声望骤增,最后才有了《嘛呢宝训集》这一论述六字大明咒文集之面世。于汉地来说,对观自在菩萨之崇敬也是不让藏地,有“家家阿弥陀,户户观世音”之说。而六字大明咒是观自在菩萨之咒语,其容易被人接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近世人对六字大明咒熟知之一大因素,皆依影视及小说中对济公活佛之宣扬,他常念的就是嗡嘛呢呗咪吽这一六字大明咒。

  我亦深知有些人引用此公案之用意,然善巧方便毕竟只是引人入道之手段,绝不可以旁义而废正道,此公案如不加以说明纠正,则有百害而只一利,功不抵过也!有许多人念错咒音而不愿悔改,并自谓错亦有理;或有知道正确发音之人,知此公案后,不再安心念诵,欲一试错音以求光明等。如果不诵正确咒音,大家皆可以按自己想法来念诵,那么,百年之后,将会导致无有一个咒是正确之发音,如此,庄严之佛咒岂不成了市井俗语,我想这比某法师诽谤密咒都是鬼神之名号还要可怕!此公案如不纠正,那么师父如何敢纠正弟子诵咒之毛病,只能一任其错下去,因为如果纠正了,没有了光明可怎么办?我说这些不是危言耸听,这些年我见到不少这样之事发生,如某人在回答一学人问持咒发音不准是否应改正时说:“不要改,念惯就好了”。如此教人,以盲导盲,真不知会教出何种佛来?我认为之所以会有人曲解六字大明咒,根本原因就在于认定感应作成就,为求神通而不顾正确和错误。

  有人言,只要有感应,又何必在意咒音是否准确呢?其实不然,试问念阿弥陀佛可得往生,而呼张三李四可以乎?名以召德,无义之俗语焉可得到大利哉!六字大明咒功德无穷,义理无量,藏文六字大明咒乃梵文之转写,起首之唵(念嗡字音)是代表众佛身密之种字,为多数密咒之开篇词,也称“持宝”。结尾之“吽”乃代表众佛意密之种字,共有五个部分组成此字,象征五智。中间嘛呢叭咪为“珍宝”、“莲花”之意,此两个词是并列之观自在菩萨名号,因此这个咒全文大概意思是表示向具足佛身、佛智的观自在菩萨祈求加持之意。可见,咒字是有特定意义的,绝不可胡乱改动,如真的念成“嗡嘛呢叭咪牛”如此不伦不类之无义词,那可真是成了笑柄。我并非戏言,实在是现在有些人不知自重,乱改经文,乱改咒语,乱加注解,哪里是在学佛法,简直就是在毁佛、谤佛,吸引人来捧他自己。六字大明咒神圣无比,《大乘庄严宝王经》中有详尽之记载,此经也是六字大明咒之出处,应多阅读。但有一些无知无识而又自命不凡者,依臆度乱解佛法,连唵字发嗡音都不知,却依文解义读成了安音,还自作聪明地解释为“俺把你哄”。悲哉!最上妙法却成了欺人把戏!我也知道一则念错字音之公案,谓某笨人学佛,见佛经中有“阿閦佛”,于“閦”(音触)字不知读何发音,便自作聪明地想,门内有三个人,一个人过门比较容易,二个人也可以,三个人就会挤了,故猜其发音当为“挤”,他便念成“阿挤佛”,这样念了许多年。后来有一天,阿閦佛于空中现身,纠正他说是“閦”(触音)而不是“挤”。讲到这里,有人会问,密咒之发音我们不知道,但是还想念诵如何是好?我认为不念则已,如欲念诵,则必须有上师指导方可,万不可自作主张,免得未成佛陀先成魔头啊!纵许侥幸,稍有所得,那也只能获利一分,绝无成就之理,不可不知。藏传佛教讲“未经灌顶传授,不得私学密法”,这是极为合理的,有传承自然无差错,自己盲修瞎练,可能念诵一辈子都是错的,纵许因一心不乱而获少许定功或得些许光影神通,但绝不能成佛!!!于古而言,《苏悉地经》上指出:“不于和尚阿阇黎处,擅诵真言,徒用功劳,终不获果”。又云:“未曾经于阿阇黎处而受真言者,不应与彼受持”。于今而言,我曾通信请教之上海大居士郑颂英恩师开示说:“念‘牛’字放光是因其已念诵纯熟而到一心不乱(三昧定境)了,故放光。改念‘吽’音,反而破坏已念熟之定境,所以光明消失。但刻实而论,是应当念诵成正确的。如果念正的,再念到一心不乱之定境,则功德力用更增百千万倍了”。还有,我于此事请问当今内地格鲁派大德,能海上师弟子智敏上师,上师也说此公案本意是持咒必须具足信心,不可存疑心来念咒,但是“吽”念成“牛”,感应虽有,成佛之作用恐实难得。因正则果圆,不虚谬也。我写此文,只是希望大家踏实地、高着眼,踏实地是专心持咒,莫生疑虑,高着眼是眼光要远一点,志求成佛,而勿留恋神通感应。如大家明我心意,则本文不虚作矣!